D1、D12

The Passing

路口,縱橫交錯,來自各處,去向各方;時間,承載過去,拓向未知,而時刻停不下的是落在此處數不清的,必然無法避免的偶然交會。我們相互連結,分秒同行,立即又斷裂,然後錯身。

黃至嘉

A1、A4

梯形裡的我們

出生在階級底下的我們,是支撐還是背負,或是往上朝頂點攀附?

薛又愷

J1、J7

紀錄

紀錄有很多類型,小至個人的體重紀錄、飲食紀錄和收支紀錄,大至競賽紀錄或世界紀錄。「紀錄」是一連串的文字,卻又好似一種根據,有時追尋著突破,在恆常中等待那突出的新意,而紀錄的背後有時也存在有廣大的事件再發生,我紀錄著也被紀錄著。

王芹

I2、I9

The here and now

「我們」,可以是表演者、是觀眾、是道具、甚至是一種質地或是一部份的空間。我們可以是任何當下想成為的。
我們不帶期待的期待著所有的可能性發生,並與你一起。

邢敬怡

B1、B4

沒有領航者的一艘船

船隻由舵手橫跨海洋,而「舟」是小型的船,會出現在沿海地區、湖邊、河邊,它需要靠著每個人出一分力量才能前進,或許這份力量可以像船邁向海洋,也有可能隨時分裂而在原地踏步。
“Dance, Dance, otherwise We are lost.”

葛郁芳

E1、E6

藍藍怪

藍藍怪,是一個想像的形體,在一個安全又不安全的空間,有著日常,也做出了一些選擇,如蟲一般的在探索這世界,也許牠是一種荒謬的存在,在慵懶和憂鬱的情況下,開始想要擺脫外皮。而在外的觀者,如何將藍色的形體,達到最好的協調。

喻敏婷

I1、I3

她方

創作者思考著社會寄與女性多餘的想像,如同徘徊在耳邊滔滔的叨念。『女孩子家應該要…… 』在言語的在讚美或貶抑之中,帶出了隱匿在價值觀之中的偏見。

行行製作

A2、A9

為你點首歌

很直覺的感受當下的狀態,當下的選擇就是最好的闡述
這更有可能是我們為什麼想用點歌的方式進行觀眾互動

薇伊, 彥敦與喚軍

0417|

進行式|Progressive

艋舺國際舞蹈節|Want to Dance Festival

©2020. Erstellt von MazeQIU @Wix

LOGO_黑白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