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und_translate_white_48dp.png
Image-empty-state.png

我妻惠美子 / AGAXART

日日是好日 SOLO

A1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5|19:30

【我們在出生之後,會忘記過去的一切嗎? 】
嬰兒來自潛意識的動作,是了解我們出生前所經歷的,以及我們如何在艱難環境中生存的關鍵。
想像力超越語言、時間和空間,與我們訴說那已被遺忘卻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柯姿君

愛戀

C1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5|20:10

A2|萬座曉劇場|4/16|14:50

而我依然夢見你
時間不能靜止,否則就不會想念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格桑製作/吳依凡

阿嬤的衣服

H2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6|14:00

J2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7|17:30

試著重新感受我們的生活擁有的與留下的那些、還有承接他人情感連結的種種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康皓筑

『面』未完整版

D1|萬座曉劇場|4/16|14:00

C6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7|16:30

日常即是捉迷藏,建立一場遊戲的對角關係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艸雨田舞蹈劇場

《煙消》
《而且或者...》

H3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6|14:50

H8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7|15:30

五色鳥雙人作品是艸雨田藝術總監楊琳琳於作品《竹鄉印象》中所創作出的經典角色,2019繼續和古竺穎、簡智偉以及黃政諺合作,以不同風格的身體質地編創不同故事段落的五色鳥。2021受疫情所困,艸雨田於是放棄典型劇場空間,與當代藝術家劉奕伶、林廷緒以及古竺穎合作,在戶外的環境當中尋找更多雙人舞創作的可能性與身體風格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無鏡

更好的我們

G4|糖廍公園|4/16|16:30

F6|時報本舖|4/17|15:20

「Every action has a reaction. 」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蕭嘉儀

Get Out of Lock Down! FISH!!

演出取消

演出取消

我是一條住在小魚缸裡的金魚。
我只有3秒的記憶。
不好意思,我剛剛說了什麼?
我是⋯⋯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雅緻藝術舞蹈團

彼此

H5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6|19:30

A8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7|17:00

似你似我,鏡中如你,水中如我
由雅緻藝術舞蹈團團長謝宜君和藝術指導謝佳樺以Replace取代空間、Reaction鏡面反映、Reflecion反射為題共同創作、演出,呈現兩人親生姊妹間的關係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靚舞集

模樣(Bôo-iūnn)

I4|華江整宅天橋|4/16|20:00

I5|華江整宅天橋|4/17|14:40

艋舺留存台灣早期繁榮發展的痕跡,生活機能所需皆能獲得滿足。連接集合式住宅的天橋,一定有豐富的故事天天發生,人與人的相遇、拉扯、疏離、鬥爭、或愛。我們想舞出日常、舞出菜市場的味道、舞出妖嬌美麗的女郎形象、也舞出露宿街頭流浪漢的風霜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龜之劇場

風景中的變奏

K2|糖廍公園|4/17|16:30

在我們所處的當代,有衝擊、有忽視,
滾動的世界裡身體不斷的變換、建構與解構。
持續在風景中,尋找身體的共通世界…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狂夢藝術

都市裡的地縛靈

G1|糖廍公園|4/15|19:30

I3|華江整宅天橋|4/16|18:50

本次作品概念試圖以在地角色的視角與環境空間結合、將地方故事再詮釋並以移動的形式演出.,在與空間流動的過程當中,藉由身體及物件交織地方的真實樣貌,與創作者向城市提出的反思,並希望在演出後能為參與者帶來不一樣的城市想像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呂紹可-呂覽製作

最後悔的一件事

H1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5|20:30

F3|時報本舖|4/16|15:00

如果我們的每一個記憶,每一個剪影,都像一個我們都知道我們以前看過的故事一樣上演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莊喨絜

純純的愛

C2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6|15:30

K3|華江整宅天橋|4/17|13:30

我的主題就是愛,純純的那種,暈眩幻覺的泡泡和小衝動,多巴胺、催產素、腎上腺素那樣產生的純粹,以及你對自然的包容,愛比你想像的真實似毒藥短暫如死亡,也比你想像的更純純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Fabiola Guillén

曾經她功成名就(第三版)

G2|糖廍公園|4/16|14:30

C5|萬座曉劇場|4/17|14:00

「曾經她功成名就(第三版)」為一介於肢體戲劇與現代舞之間的單人演出,由演出者自行編舞。此為一系列演出的第三個版本,曾先後於美國德州及布達佩斯演出。作品直指墨西哥的女性物化與男性凝視問題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我妻惠美子 / AGAXART

日日是好日

W1|萬座曉劇場|4/16|17:00

W4|萬座曉劇場|4/17|17:00

【我們在出生之後,會忘記過去的一切嗎? 】
嬰兒來自潛意識的動作,是了解我們出生前所經歷的,以及我們如何在艱難環境中生存的關鍵。
想像力超越語言、時間和空間,與我們訴說那已被遺忘卻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鍾孟君

身/形

A3|糖廍公園|4/16|17:30

J3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7|16:00

透過藝術創作來探討個體與環境間的關係,以親身經驗去找到都市人的身體語彙,去對話、碰撞,試圖解構形體框架的限制,並打破自我疆界,進一步沈思當代身體的存有狀態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魯直葳

愛的語言__Dear You

C4|時報本舖|4/16|16:00

J1|時報本舖|4/17|13:30

關於我愛你三個字,你知道的多少?
在一段一段的關係之中重疊、幸福、掙扎、破碎,一切關乎於你——你如何表達愛?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黃至嘉

無 ⇄ 名

F4|時報本舖|4/16|19:30

F5|時報本舖|4/17|14:00

舞蹈影像短片《 無 ⇄ 名 》,以身體及影像雙向交錯探索創作,借鏡東方古典哲學為底,創造存在於不同屬性時空場域中的虛構人物,如華江整宅於歲月流轉中來去的生命,相互交織、推擠著時光前行的集合縮影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陳思樺

普通的唯一

H6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6|16:20

H7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7|13:40

我和他還有你
有多幸運我們是最普通的唯一,在這個混沌的世代裡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賴怡菲、高林君潔、陳鈺晶

𝝅

I1|演出取消

G3|演出取消

毫無盡頭的,我們憑著本能的往盡頭走去,死去 重生。然後在時間中我們找到彼此,讓瞬間成為永恆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邢敬怡X林靖嵐聽障舞蹈團

關係軌跡

I2|演出取消

G6|演出取消

倘若你願意,邀請你一同聆聽那些安靜的聲音。
或許會聽見那份寂靜包容的呢喃著,
每個人都值得被愛、被尊重和溫柔以待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黃騰生

選擇題

F1|時報本舖|4/16|13:30

D2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7|14:40

即便刻意無視內心的恐慌,它還是能在我們的意識縫隙中找到漏洞,我們所選擇的逃避是恐慌養大的怪物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鄭子謙&鄭文碩 (koala)

修圓

C3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6|20:15

A6|萬座曉劇場|4/17|13:00

圓是一種祈禱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顏楷倫

限時/現實

F2|演出取消

A5|演出取消

#媒體 #肉身 #感官 #錄像 #虛擬與真實 #如何觀看 #擴延思考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王怡方

忘了你也忘了我自己:重複

H4|糖廍文化園區A倉|4/16|17:30

G5|糖廍公園|4/17|14:50

從忘記自己的女兒到忘記她自己;從雙腳快步健走到嚥下最後一口氣,心跳停止在最後三下的跳動之後,我知道那是生命的完結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張杰瀚

reksub

A4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6|17:00

A7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7|16:00

你看到的全部都只是一場演出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鋰舞團

精神是一種嚴重的病

W2|萬座曉劇場|4/16|19:30

W3|萬座曉劇場|4/17|15:45

編舞除了是動作編排外,還有甚麼可以是編舞?情感流動可以嗎?事物的變化可以嗎?本作將編舞概念運至展覽,形成一個結合舞蹈/裝置/行動的事件,觀眾可以任意遊走觀賞,試圖探索編舞的邊界與常規無法抵達的空白處。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郭嘉雯

我們有關係嗎

I6|糖廍文化園區C倉北側|4/17|15:10

K1|糖廍文化園區C倉南側|4/17|13:25

人與人,物與人,我們都有關係,也沒關係。
擁抱是一種關係,經過是一種關係,呼吸是一種關係,走路踩到屎也是一種關係,但如果可以製造一種關係,我希望……